1875年至2015年的卡迈尔精神

卡迈尔(Kraemer)首先代表着140年的历史。去卡迈尔,并不是去逛古董交易行,或是艺术廊,而是到卡迈尔家登门造访。人们在说“去卡迈尔家看看”的时候,并不知晓是要去拜访家族的哪位成员,因为卡迈尔家族是完整的一体。宅第里甚至也没有划分待客空间和起居空间的界限。蒙莎坪(plaine Monceau)的私人宅第在Pereire兄弟建议Camondo一家迁居这里的时候均是如此。

坐落于蒙莎街43号的卡迈尔家族宅第好似一只珠宝匣,与其中贮藏的珍宝一般贵重;而当珍宝获得自由,离开匣子时,也令卡迈尔家族倍感欣慰,因为它将塌上新的征程,绽放别样光芒。接待来访者的永远是卡迈尔家族的成员。对奥利维埃、洛朗、米凯尔、桑德拉和阿兰来说,宾至如归恰是家族的精神。若要充实家族精神的内涵,防止其狭隘化,就需要在遴选家具时格外谨慎,拥有鉴赏1680年至1790年之间的法式家居风尚的品位,识别独特性的慧眼,同时注重稀有性和与众不同的风格;更何况因为卡迈尔家族很少到拍卖会上采购,更多的是从私人收藏家手中购货,甚至不惜到欧洲和美国各地去寻货,卡迈尔的家具一般很少在市场上露过面。

拜访卡迈尔先要按门铃,推开一扇沉重的门;的确无需预约,但这家古董行也多少有些私密性。面墙上挂着一幅牌子,上刻家族姓氏字母,毫不张扬,且再无其它点缀。

出乎人意料的是,这家古董店是对外开放的。无论是业内人士还是业余爱好者都清楚,店家会亲自接待他们。卡迈尔自诩为“奢华旧货商”,造成足够的距离感,能与这些拥有丰富经验的行家里手接触的确是非同一般的体验。卡迈尔将世代相传的传统演绎到极致,家族成员亲临店内,徜徉于家具之间,他们不愧是实干家:随时准备掏出螺丝刀和手电筒,核查每个细节——哪怕是最小的镀金雕镂铜件——均属于同一时代,没有因后人蹩脚的修复而被减损。

卡迈尔讲求的是内敛,而不是机密。他们避免张扬炒作,卡迈尔更注重的是对客户一对一地接待。就连卡迈尔网站都秉承这种风格,网站设计得好似一枚雅致的名片,只展示曾被博物馆收藏的家具。所谓本性难移。这里的一切乃至交谈都是轻柔的,不受外界喧嚣的干扰。就连这个领域不可或缺的知识与才学也不是用来卖弄的。家具无需解释,人们抚摸、探问,质疑并随后慰藉家具,最终才能更好地讲述家具。看似毫无生气的漆器橱柜的魅力能用言语描述吗?它只会与洗耳恭听的人对话。

在卡迈尔古董行,稀有家具承载着家族的传奇。谈及玛丽·安托瓦奈特王后在小特里亚农宫用过的写字桌、国王和王储的晴雨表、杜巴利夫人的椅子、卢浮宫的瓷瓶、某件细木镶嵌工艺品、现藏于大都会博物馆的Boulle橱柜——种种经由古董行转手的珍品,家族成员的眼中无不闪烁熠熠光彩。因此也就不难理解代代显赫的客户为何对卡迈尔情有独钟:往昔的罗切尔德(Rothschild)家族、卡蒙多(Camondo)家族、卡斯泰莱纳(Castellane)家族,即之后的亨利·福特、克里斯汀·迪奥、保罗·盖蒂,还有离我们更近一些的阿涅利(Agenlli)家族、杰奎琳·肯尼迪、卡尔·拉格斐。

在卡迈尔家

店面格外舒适、令人倍感惬意。位置相对隐秘,给参观者带来与世隔绝的幻象,仿佛处于悬架在街面和蒙莎公园之间的18世纪桃源之中。而这未能避免卡迈尔受到时代动荡的冲击:法国被纳粹占领期间,古董店遭洗劫;战后,莱蒙·卡迈尔被迫从零开始,在他年轻的儿子菲利浦的协助下,经过多年不辍努力才重新构建了优质资产,再次在业内独占鳌头。

卡迈尔也是巴黎业界鲜有的与各家博物馆长期以来建立了信任关系的艺术廊。有赖于这种特殊的关系,博物馆在购买卡迈尔的古董时不必怀疑其来源,也会借用卡迈尔的家具参加展览,因为博物馆馆长们了解卡迈尔对古董严谨的态度。而卡迈尔则因拥有博物馆级别的家具和艺术品倍感自豪;博物馆级别不是一个浮夸或空虚的称号,它名副其实,是通过日积月累的努力博得的。

古董家具、陈设、挂毯和绘画年代久远,却为何不会显得不合时宜呢?个中奥秘或许源自“场所精神(genius loci)”,这种概念正是由于难于解释,才更易于使用。同样,若不是文思敏捷则无法解释为什么越是稀有则越是美丽。事实是,卡迈尔的进货渠道令客户放心。卡迈尔家族的珍贵才干代代相传,祖辈对后辈的支持是曾祖父传与他未曾谋面的曾孙们的不可见遗产,并忠于这样一种传统:一旦获取,就有责任予以保留、珍惜和传承。

如今距吕西安·卡迈尔定居巴黎已有140年之久了,他当时刚刚告别被普鲁士人占领的故乡阿尔萨斯。家族典藏中收录的最古老的发票是于1895年开立给古斯塔夫·德·罗切尔德男爵的。家族对古董的评判标准——真实、珍稀、新颖、美妙和魅力,如同发现珍品的激情的一样,从未改变,现已传给了第六代的年轻掌门人。今天,年轻的艺术爱好者也总会信手将十八世纪的风格嵌入到当代装潢氛围中。卡迈尔笃信这种融合具有的现代感,并在自己的展示厅里予以鼓励:某些护壁板上不是涂上了保时捷钢灰色么?

楼层间仿佛沉淀着最伟大的细木工匠的身影和默无声响的存在——Boulle和Risesener、Oeben和Weisweiler、Cressent和Carlin等诸多工匠,由他们经手的艺术品或曾在此逗留,或从未离开。

在一周当中的任何一天,必要的时候哪怕是在周日,定能在卡迈尔古董行里偶遇博物馆馆长、客户、古董爱好者、艺术史专家、行业记者、装潢师、室内建筑师、设计师……他们光顾卡迈尔由来已久,熟悉去卡迈尔的路,知道这里的十八世纪精美家具和艺术品最为齐全。他们了解卡迈尔只展示藏品的一部分,另一部分只能由人们去猜测:这家巴黎历史最悠久的家族艺术廊的可供之选极为可观。或许,您在某一天漫步的时候,会偶然踏入蒙莎街43号,有幸鉴赏不为人所知的珍品…

Pierre Assouline, écrivain


一百多年来,卡迈尔古董行经手了众多十八世纪的家具和艺术品。其中某些已成为欧洲和美国最知名的博物馆的馆藏: